England猫猫沉迷安雷酿酿酱酱

圈名毒苗!
是大猫猫唔
一只来自英格兰的神秘猫猫!
猫猫是昵称,熟不熟都可以叫的!
猫儿和喵喵或者喵酱只有cp和姐妹们能叫!
敢随便叫的罚你越稿哦!
非常喜欢和大家一起玩!
欢迎来找我私聊加Q的!
lof随便日啊!不嫌弃的!
能被大家喜欢是我的荣幸!
接稿的!不论是画还是文!

睡前故事

今天妹妹缠着我让我讲一个故事
她说要讲一个机器人的故事
于是我就讲了:
从前有一个王子哥哥,
他长得很漂亮,很帅,
他热爱自由,渴望外面的世界。
但是她不被允许离开城堡,国王王后和他的两个哥哥也不会和她一起玩。
他很寂寞。
于是有一天,他趁士兵不注意溜了出去。
他无意间去到了一个有很多机器人的地方。
在那里他看见了一个很漂亮的机器人。
于是他就把那个机器人买下了。
把机器人带回城堡后他把他藏在房间里。
国王王后和她的两个哥哥都去办事的时候,他就和机器人一起玩。
他和机器人在房间里玩游戏,有时候和机器人一起溜出去,去山上摘野花采野果、去河里抓鱼。
有一天他不小心摔进了河里,
被士兵救了起来。
士兵发现了机器人,告诉了国王。
国王很生气,把王子关回了房间里,把机器人关进了监狱。
王子哥哥很伤心,
他的哥哥还嘲笑他。
王子哥哥很生气。
终于有一天,
他趁着士兵不注意溜了出去。
他溜到了关着机器人的那个牢房,
破坏了牢门。
他问机器人:
你愿意跟我一起逃走吗?
机器人笑着回答好。
于是他们就一起逃走了,去了很远很远谁都找不到他们的地方,
每天一起玩,一起欢笑,一起吃饭,一起睡觉,
一起唱歌,一起跳舞,一起经历风风雨雨,一起仰望星空,一起数星星。
他们很幸福。
王子说,
当初买那个机器人的时候,
他知道了那个机器人有个很好听的名字,
叫安迷修。
————
我妹妹很喜欢,让我说了好几遍,现在都会讲给我听了。

我觉得这个手书超好看的!!!我今天又重温了一遍…不,是三遍!!!
就是为什么热度不太高?
我我我我就小小的推荐一下!

我永远爱这个太太!

占tag致歉

【安雷/ABO】破茧的星辰(假车)

原名战争宇宙的男孩,cp安雷,私设架空,ooc有车有甜有虐有,事先声明雷的别日


简言而知是男孩们在宇宙中相遇相识相爱一起挣脱束缚恩恩爱爱先甜再虐后甜的故事


我...上学严重拖更了(╥╯^╰╥)嘤嘤嘤...这个星期无论如何死我也要多更!!!


2.安为什么打架到一半蕾


车票点此 ↓

https://www.chuangkit.com/sharedesign?d=f2322ced-12cc-4630-915b-2f454d67e6e2

(是辆假车,还没开起来,只是前奏)

不行的走哦评论

朋友要的原货单子

本周的摸鱼......

P1P2有cp点

P3和P4其实不是cp设

P3设定:安是以人类身份隐藏着的黑龙,然后雷出事后,黑龙的血统就爆发了。可以理解成 黑 龙安 或 黑龙 安

(其实我就是想画黑安)

P4 雷 鸟人设:鸟人就像鸟一样,一生在寻找自己的归巢,也像鸟一样,终身只有一个伴侣,存在于世的意义就是伴侣。伴侣不在,就算还活着也失去了生的意义

(其实我就是想画哭哭雷)


【安雷/ABO】破茧的星辰

原名战争宇宙的男孩,cp安雷,私设架空,ooc有车有甜有虐有,事先声明雷的别日


简言而知是男孩们在宇宙中相遇相识相爱一起挣脱束缚恩恩爱爱先甜再虐后甜的故事


我……终于更新了……上学加懒癌没治………




1.为什么见面就打打杀杀直接上床不好吗


都说幻影星资源丰沛、景色迷人,但现在从上空往下看,确实不怎么样:树林大片压折、大片烧焦,山峦大片炸缺,水底大片被钻开,形成一处处漩涡,兽走鸟散,没有一点生命气息。幻影星的土地千疮百孔。
看来这场战争…真是一场浩劫。
伴随着轻微的气流咻咻声,飞船平稳的落在幻影星的土地上, 安迷修缓步踏下飞行舱,吸了吸鼻子皱起了眉头。空气中充满烟火的味道,还夹杂着一丝同族或异族的血的味道。安迷修像狼一样幽绿的双眼扫了一圈,确认周围没有威胁,缓步向前走,身影隐没在干嘛飞船前巨大残败建筑的黑暗入口。
———
相比起楼道内部的惨烈程度,也许建筑外部破坏得已经不算过分了:外部只是有些墙体坍塌,一些钢筋铁柱从墙内穿出,有些墙灰脱了而已;而内部的长廊大片墙体洞穿不止,墙灰被各种弹道、炮击、像巨大兽爪一样的痕迹、刀痕、甚至腐蚀性武器大肆破坏,墙上到处糊满、溅满血迹,还有一些嵌入墙体或钉在墙上的尸体残肢,地上…不用说的横七竖八都是尸体,每一步都是粘稠的凝固不久的血迹。
看来二十分钟前的战争真是凶残,不是撤退迅速而是基本都死了。空气中间充满同类和异类的血腥气,让安迷修微微感到不适,皱起了剑眉。他在一具同类的尸体前单膝跪地,右手捂在心口,为死去的同伴默哀,祈祷它们的灵魂早日安息。
“真有趣,到这种时候还有闲情去看几具尸体,你是傻子吗?”
安迷修对于对于头顶传来的声音并没有表示惊讶,也没有动,只是瞥了一眼,然后继续祈祷。站在面前的青年像是风一般无声且迅速的到来,深得近乎全黑的蓝黑色头发,黑色的张扬头巾像是死神的衣摆般长长的垂在身后;双手环抱胸前,一直脚搭在另一只脚地靠在墙上,身材相当好,一米八五以上的身高。肌肉矫健却不粗壮,身体线条优美,而且腿长腰细;最耀眼的是那双紫色的眼睛,神秘且深邃,像乌拉圭钻石,中有星辰大海
青年对于安迷修不屑的态度表现出十二分的不悦,微笑依然,但锋眉拧起,眼中凝聚着怒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改变动作抬腿狠踢过去。安迷修照着原来的姿势顺势迅速后空翻,在身后两米远的位置稳稳落地。他抬头看向前方,地面裂开,灰尘纷纷扬扬,交叠的尸体被同时切断,尸堆前的青年依然保持着单腿站立的姿势,脸上还是险恶的微笑,他的右腿在刚才飞踢的一瞬间已经附上了晶紫色的战甲,膝处是尖利的锐角,而从脚踝往下是渐渐收窄的狭长的利刃。
“刚上来就要杀人,真是没有教养的恶党。”他不慌不忙地站起,拍拍身上的尘土,叹了口气。
“嗯?在战场上你难不成还要先向敌人自报家门还要问个好再开打吗?”青年腿上的战甲褪去,逼近了一步。
“当然我是遵循骑士道的,在下安迷修……”
“知道知律,织女族特别执行部队 02 号,代号‘骑士’嘛。”青年嗤笑“骑士?真是傻。”
“在下可不认为骑士道有什么不好,不过也不认为你这种恶党能明白。那么,”安迷修手握剑柄“在下的任务就是讨伐你,库克族皇族雷王族三皇子,目前库克族最强战力,雷狮。”
双方对于对方这么清楚自己的身份都没有一点惊讶,毕竟织女族和库克族交战多年,互相夺资源,占领星球,双方不知在星际开战打了多少次,也不知黑进对方系统多少次了。所以知道对方的身份一点都不奇怪。
“讨伐我?”雷狮忍不住笑了“呵呵,你可以试试看啊,白痴骑士。”他突然向前冲刺,瞳孔收缩一线,双手同时攻击。“就凭你那两把破剑?”
安迷修迅速拔出双剑交叠在额前,挡下了雷狮战甲化为的利爪,温和绿色眼睛暗了暗。“恶党,可不要随便小看第一次交战的对手。”反手岔开雷狮的利爪,旋身上步挥出冷热交叉的旋风。雷狮后退一步,双爪生生挡下风刃并撕开,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占欲。
“哟,是一冷一热的呢,看来这对剑还有点特殊技能嘛。那么,我就让游戏更刺激些好了!”雷狮笑得很轻狂,高高跃起,一道紫光闪过,全身覆上了战甲,那锐利的爪和锋利的腿刃,撕裂着空气,居高临下地闪着寒光,窜动着紫色的电流。
安迷修再次用双剑挡下了雷狮从上方劈下来的一击,极速后退几步,雷狮刚落地就冲过来。战甲型的身体速度极快,几乎是一道影子闪过,安迷修迅速抬起剑挡下攻击,但还是被生生撞倒在地。
“就这点本事?”雷狮已经扑到安迷修面前“猎物这么容易死了就不好玩了啊?”
安迷修叹了口气“我当然知道这样打不赢你。”他突然朝雷狮腹部没有战甲的位置猛蹬一脚,雷狮捂着肚子向后翻滚,单爪撑地恶狠狠的看着他“但是这样就不一定了。”雷狮再次扑过去,举起带着致命电流的爪,“通”,一道光闪过,灰尘散去后,他看见墙破了。
他只抓到了墙。
雷狮恼怒的抬头寻找安迷修的踪迹,却惊奇看见闪到一旁的安迷修覆上了和他差不多的战甲,是宝石绿色的,只是护耳不同,他的是沿着耳前一直向斜后方延伸,越过头顶像一对尖利的角儿;而安迷修的像鸟的翅膀,是一片片交叠的锋利的羽片。
“不要小看织女族的力量。”安迷修起身盯着他看,绿眼睛幽幽发亮像狼一样。
“这…怎么可能?!”雷狮睁大双眼“库克族的是与生俱来的生物战甲,你们怎么可能仿制得出来?!……”
“所以说不要小看我们织女族的力量啊。”他安迷修岔开双腿,微微躬身,抬起爪做好应战的姿态,“不过我可不善于像他们那样研究技术,我是战斗型的。”他接下雷狮再次飞扑过来的一击,“因为我是织女族中的骑士族!”他覆上战甲后,就有了可与雷狮相比的速度,举爪向雷狮飞扑过去,“我要守护织女族的安危和织女族的荣誉!”他带着冷流的左爪劈下,雷狮抬腿用带电的腿刃生生挡下这一击,狭窄的长廊震荡起气旋。



2_


“哼,说的那么好听。”雷狮的腿刃刮着地面向后划了几米远,站直,召唤雷神之锤“你们这些真正有力量的人怎么不上前线?”他挥舞着白色的致命武器,带着狂乱的紫色电流,向安迷修冲过去。
几米远处的安迷修抬起头,眼神很复杂“不是这样的……”
安迷修在17岁的时候被选入了织女族星际战斗联盟。作为织女族的骑士族,且从小失去双亲跟着师傅学校骑士道的安迷修,并不喜欢非正义的战斗,更不喜欢血腥的战场。于是他凭借超人的实力和诚恳的态度直接进入了地位只在总领之下,在将军之上的“特别执行部队”。联盟的战斗人士分为“特别执行人员”“将军”和“士兵”“机械兵”,特别执行人员只听总领的命令,比后三者都强,只有十几个人,都是织女族精英中的精英。他们不用上战场,只有前线军队遇到特别强大的敌人或总领有特殊任务是才出动。且待遇优厚,生活富裕吃穿不愁。这些条件安迷修都很满意,且他的实力在执行部队中也是排第二的,基本不用出战。
安迷修召唤出战甲形态后附着在腕甲上的冷热流,劈出带着冰屑和火焰的锋利的冷热旋风,抵挡了雷狮的那一击。狭长的空间里旋起了爆炸般的气流,双方迅速跳开,在灰暗的空间里两人宝石绿色和紫罗兰色的眼睛闪着幽光,像对峙蓄势待发中的猛兽。
气流一停,两人便像弦上的箭一样飞射出去,高速的气流形成了尖利的白色音锥。音锥撞到了一起,产生了足以割裂双耳的音旋,以涟漪状荡开震碎了残破不堪的墙。两人都快得只能看见一道道光影,两道光影在空间里不断地突刺、相撞、跳开、又相撞,不断产生撕裂的音漪,摧残着建筑。
战斗没有持续多久,但两人已交击了上百下。他们再次跳开,相隔几米远,准备展开在一轮对峙。刚开战他们就都看出来了,安迷修的战甲是速度攻击形的,而雷狮的是力量攻击形的,而安迷修靠着长年习武的力量和体力,雷狮靠着雷电属性增强了速度,双方可以说实力不相上下。他们身上的战甲都完好无损,只是没有战甲的地方挂了点彩。
双方展开再一轮攻击。虽然库克族的战甲很强,但安迷修还是第一次使用,不能发挥到最强,在战斗中渐渐处在了下风。雷狮在一轮冲击时安迷修及时防御了并俯身躲闪,但还是慢了点,雷狮在他头顶上方越过时——他忽略了一件事——库克族有尾巴——尾巴甩过来缠住了他的脖子,把他向后拖。安迷修来不及反应被拽倒在地,而下一刻雷狮已经松开了尾巴一锤砸了下来,来不及躲开了,安迷修迅速交叠双剑硬生生挡了下来,被撞出几米远,生生撞在了墙上。安迷修咳出了一口血,右手战甲破损了一点,手臂受伤了,一小股血沿着手臂流下来,滴在地上。
“哟,这就不行了吗?”雷狮轻蔑地笑道,话是这么说,但他也气喘吁吁,刚才的迅速反应实在是消耗了大量的能量,他已经消耗了许多力量。

安迷修站起来,抬手擦掉了嘴边的血。他的目光坚定,看得雷狮吃了一惊“我本来不想用这个的,”安迷修把手伸入战斗服的暗格,声音很轻“但是为了速战速决,完成任务……”雷狮看见他拿出了一支淡绿色、荧光的液体,那是什么?看那个荧光…那是……雷狮突然反应过来“不要喝!!……”心里喊出来的同时嘴上也喊出来了,他冲上去阻止安迷修。
但是晚了,安迷修迅速把试管咬住,闪到一旁,同时用力咬破试管吸尽了其中的液体。他在吐掉破碎试管的同时他看见雷狮睁大眼睛极速后退了几米远,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在雷狮眼里,他迅速变得强势,他的目光变幻闪烁,不是湖水春融的那种闪烁,而是冬日初阳照在坚冰上的那种刺眼的闪烁!薄荷气息的冰凉气浪席卷了空间。
雷狮做好了战斗姿态紧张的盯着安迷修,在原地没有动。他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想办法三招之内击败要么想办法逃走。他知道那个药剂是什么,那是Alpha 体能激活增强剂,会迅速激发和提高Alpha的体能,激发Alpha的强势,并且进入半易感期。雷狮从没想过眼前这个这么温和保守的人是个Alpha,从刚才嗅到薄荷味的信息素时,他就感觉到了危险。
库克族的本性和长期的强势让他拒绝选择逃跑,只要快速解决就好了,雷狮这样想着。他向安迷修冲过去,用锤子挥舞起巨大的电流,电流发出狰狞绕眼的光。但安迷修没有躲,跳起来用分别携带着寒流和赤焰的腿刃踢出极其锋利且快速的冷热漩涡。旋风与雷电撞击,再次卷起了爆炸般的气旋。安迷修后空翻稳稳落地,而雷狮向后滑行了几米,腿刃割裂着地面发出嘶叫声。他觉得刚才那一下震得手臂都麻了。雷狮喘着粗气,他收起了雷神之锤,锤子对于他现在来说有点重了,而且他的力量不多了,而安迷修现在却激活了作为Alpha最大的体能,行况对他很不利。
雷狮把战甲和雷电都凝聚在双脚和腿刃上,增强了攻击力和速度,他缓慢的深呼吸,以让自己的状态回升些,回升一点也好。他再次向安迷修发起了攻击,雷狮快得只有一道电色的光,冲到安迷修面前,雷电都凝聚到爪上,双爪一齐交叉进攻。就算杀不了安迷修,能杀伤到他也好,那样就算要逃也是有利的,这样这样想着。但安迷修强化后反应迅速,突然闪到一旁,在侧面用冷热流挥出冷热旋风,破解了雷狮因战斗而不多的力量。雷狮攻击被化解,迅速侧身逃开,但安迷修反应也快,转身挥出热流,雷狮迅速俯身躲闪,但有一小股微烫的气流刮到颈后,不痛,但是有点异样……雷狮顺势沿着墙根极速向安迷修反方向冲去,他比安迷修熟悉这里,这里是库克族原来的战斗基地,只要他够快,冲出这条长廊,能进入复杂的总空间,安迷修大概就找不到他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安迷修冰系和火系双系的力量还造就了附属的第三系——风系。安迷修以战甲和强化后的力量速度和附加了雷电后的他不上相下,而且他没有想到的是,安迷修没有库克族的尾巴,但是有机甲羽状的双翼。安迷修展开翅膀,附加上风系力量,用力上翅膀刮起气流追敢雷狮。









我发现自己好像只会写打戏……不你什么都不会只会瞎叨磕……

放心我这种人怎么可能不开车呢,下一章就是车(假)和再下一章也是车

p1 “说好了!”
(小骑士和小皇子!开心的像个孩子!)
p2 “别哭啊”
(和p1连着是个坑发现没有)
(当年他们约定了什么我懒得说啦,自行脑补,或者可以在评论里留言~

周五摸的鱼
p1最近喜欢猫化血族雷(面对一个这样坐姿这样衣着的主子我什么都答应!)
p2—p4安哥养猫日常(目击安哥呆毛硬起)(然后安哥顺理成章扑倒了狮狮)
p5最近想嗑狮狮下巴至锁骨的绝对领域!
p6…咳,这就是为什么不要让猫出门玩太晚(lof爸爸不要屏蔽我)

(雷的别举报,算是我求你门了)


(唉我字好丑…)

万圣节贺图不小心弄毁了QAQ,研究到现在都没法弄回来QAQ,我还是发了吧qwq……努力看清qwq……

【安雷】謎題 :安雷在一起喝酒,為什么非划拳不可?【6組】

安雷中秋猜谜的那个
(从中秋到现在我才能碰LOFTER,真苦)
我是结尾那个菜鸡
(准备更文了)

安雷中秋Happy Events!!!:

【第6组 - 謎題 :安雷在一起喝酒,為什么非划拳不可?】

第一棒: @恋色溶解 


第二棒: 喵喵喵! (施工中, lof id 稍後補上) 


第三棒: @Bystandor 


第四棒:  @Jieqinwan-戒卿晚 


第五棒:  @Vannora 


第六棒:  @沄子虫Jenny←cp23d2持续接寄售


第七棒: @Zerovy毒鱿|海妖妖妖妖妖! 


番外另作:@沄子虫Jenny←cp23d2持续接寄售 


- 作者以外禁止转载 -


因為出了一些小問題,第6組剛重新整理好後重發一次,造成不便真的非常抱歉!





<< 接龍下文請走石墨 >>